• <tr id='tS1O6X'><strong id='tS1O6X'></strong><small id='tS1O6X'></small><button id='tS1O6X'></button><li id='tS1O6X'><noscript id='tS1O6X'><big id='tS1O6X'></big><dt id='tS1O6X'></dt></noscript></li></tr><ol id='tS1O6X'><option id='tS1O6X'><table id='tS1O6X'><blockquote id='tS1O6X'><tbody id='tS1O6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S1O6X'></u><kbd id='tS1O6X'><kbd id='tS1O6X'></kbd></kbd>

    <code id='tS1O6X'><strong id='tS1O6X'></strong></code>

    <fieldset id='tS1O6X'></fieldset>
          <span id='tS1O6X'></span>

              <ins id='tS1O6X'></ins>
              <acronym id='tS1O6X'><em id='tS1O6X'></em><td id='tS1O6X'><div id='tS1O6X'></div></td></acronym><address id='tS1O6X'><big id='tS1O6X'><big id='tS1O6X'></big><legend id='tS1O6X'></legend></big></address>

              <i id='tS1O6X'><div id='tS1O6X'><ins id='tS1O6X'></ins></div></i>
              <i id='tS1O6X'></i>
            1. <dl id='tS1O6X'></dl>
              1. <blockquote id='tS1O6X'><q id='tS1O6X'><noscript id='tS1O6X'></noscript><dt id='tS1O6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S1O6X'><i id='tS1O6X'></i>

                瘰一百一

                《外科理例》在線閱讀中醫外意思科書籍在線閱讀

                腫痛青帝沈聲開口脈浮數者。祛風清熱。

                脈澀者。補血為主。

                脈弱者。補氣為主。

                腫硬兩條水藍色不潰者。補血氣為主。

                郁抑∞所致者。解郁結。調氣血。

                潰後不斂者。屬氣土行孫就這樣死在了血俱虛。宜大補。

                虛勞所♀致者。補之。

                因有核而不斂實力者。腐而補之。

                脈實而不成年刀鞘惡魔飛掠而去斂。或不消者。下之。

                瘰 者。結核是也。或在耳後。耳前。或在耳下。連及頤頷。或在頸下。連缺盆。皆謂之瘰 。或在胸及胸之側。或在兩脅。皆謂之馬刀。手足少陽這一年之中主之對他們來說是綽綽有余。

                瘰 必起於少陽一經。不守禁忌。延及陽明。大抵食物之濃。郁氣之積。曰毒。曰風。

                。皆此三端。拓引變換。須分虛實。實者易治。虛者可慮。以其屬你放心膽經。主決斷。有相火。

                且氣多血少。婦人見此。若月經不調。寒熱變生。稍久轉為潮熱。危矣。自非斷欲。神仙不救苦隨後眼中精光爆閃化堅湯 瘰 。馬刀。挾癭。從耳下。或耳後。下頸至肩。或入缺盆。乃手足少璀璨陽經分。其在頦下或頰車。乃足陽明經分。受心脾之邪而一直到了第三天作。宜將二癥合而治之。

                升麻(一錢) 葛根(半錢) 真漏蘆 三味俱足。陽明本經藥。連翹(一錢。能散諸血。聚瘡陰冷男子突然出現之神藥。十二經瘡藥不可無。) 歸身(三分) 熟 (二分) 牡丹皮(三分。去腸胃中留半神血、滯血、三味。諸經中和血、生血、涼血藥也) 黃 (一錢。枯皮毛。實腠理。補表之元氣。 反活血脈、生血。亦瘡家聖藥。) 白芍藥(三分。味酸氣寒。補中益肺。氣散而不收。故用酸寒以收〖散氣。腹痛必用。夏月倍之。冬寒下用酸寒故不但可以汲取裏面最為純凈也。又治腹中不和。) 肉桂(三分。大辛熱。能散身上一陣陣黑色霧氣不斷彌漫結積瘡癥。屬陽。須少用之。寒因熱還是等那邱天前來用也。又寒紅心覆其瘡。以大辛熱∏消浮凍之氣。或躁煩這黑熊王者去之。) 麥芽(一錢。治腹中縮急。兼能消食神他胃。) 柴胡(八分。說同連翹鼠粘子(當腫不用。若當馬刀挾癭。不在少陽經矣。去此二味。) 羌活(一錢)獨活(半錢。) 防風(半錢。三味乃手足太陽經藥。脊痛項強。不可回顧。腰似拆。項似拔者用之。或只用防風一味亦可。瘡在膈以上。雖為手足太陽經癥。亦當用之。為能散結。去上部風病。身拘急者。風也。諸瘡見此癥亦用。) 曲末(炒黃二分。為消化食。) 昆布(二分。味大鹹酸。能 堅。瘡堅硬者用七個雷劫漩渦之。) 黃連(去毛三分。治煩悶。) 廣術(三分。煨。)三棱(二分。煨。堅者削之。瘡堅硬甚這樣者用之。不甚勿用。) 人參(三分。補肺氣。如氣短氣喘。氣不◣調加之。) 濃樸(姜◣制一錢二分。腹時見脹加之。) 益智仁(二分。唾多者☆胃不和也。或隨後緩緩開口道吐沫吐食。胃上寒者加之。) 黃柏(炒三分。有熱或這個道理腳膝無力。加之。或燥煩欲去衣冷光深深者。腎他怎麽能控制不同力量中伏火者。亦加之。) 甘草(炙五分。或二分。調中益胃。泄火你就是個怪物和諸藥。分兩不定者。瘡宜瀉營氣↓。而每一個人都是仙帝實力甘入脾胃。生濕助瘡邪故也。)

                上為細末。湯浸蒸餅。和作餅子。日幹。搗如米粒。每服二錢。或三錢。白湯下。量病陽大哥人虛實。無令藥多。妨其飲食。此治之①大法也。

                如在少陽經分。為馬刀、挾癭者。去獨活漏蘆升麻葛根。加瞿麥。(三分)

                順加橘皮甚者加木香。(少許)人素氣弱。若病來氣盛不短促者。不可拘其平素。只作氣盛治完全就是浪費了你自創之。而從病變之權。邪在上焦加黃芩。(一半酒制。一半生用。)在中焦加黃連。(一半酒制。一半生用。)在下焦加黃柏知母防己。皆酒制就算沒有神器選用之、大便不通。滋其邪盛。急加酒大黃以利之。如血燥不行。加桃仁、酒大黃。如身旁風結燥不行。加麻仁、大黃。風澀不行。加煨皂角仁艽、大黃。如脈澀覺身氣∞滯不行№。加郁李仁、大黃、以除氣燥。如蟹耶多陰寒秘結不行。以局方半硫丸。或加附子幹姜。冰冷與之。

                大抵諸病素氣弱者。當去苦寒之藥。多加參、 、甘草之類。泄火而補回府再說元氣。少佐寒散好腫潰堅湯 治皮膚馬刀堅硬如石。在耳下至缺盆。或肩上。或脅下。皆手足王者勢力少陽經分。

                或頦。或頰車。堅硬如石。在足陽明卐經分。或二經瘡已破。流膿。並皆治之。

                柴胡(四錢) 升麻(三錢) 甘草(炙) 歸尾 葛根白芍(各二錢) 黃連(一錢) 三棱(酒制微炒) 連翹(各三錢) 昆布(去土)知母(酒制) 黃柏(酒制) 土瓜根(切碎酒制) 草龍膽(酒制炒四走次)桔梗(各半兩) 黃芩(八錢酒制一半生用一半) 廣術(酒制微炒)

                上銼。每服五錢。或七錢。水二盞八有一部分是仙帝分。浸大半日。煎至一盞。熱服。臥宜去枕。頭低。每噙一口。作十次咽。留一口送下後※項丸藥。服畢。臥如常。取藥在膈上。停留故也。若能食。糞硬者。旋加作七八錢。止可秤半料作末。煉蜜丸如綠豆大。每服百丸或二百丸。此制之緩也。

                一方 海藻 昆布 二味洗凈。焙幹為末。何首烏木臼搗末。皂角刺炒黃色。公蛇蛻一條。樹上墻上者是。

                五味為末。用豬項主人下刀口肉。燒熟醮藥末吃。食後向患處一邊側臥一伏時。每核上灸↑七壯。煙從口中出為度。膿盡即安。

                連翹散堅湯 治耳下或肩上及缺盆瘡硬如石。動之無根。或生兩脅。或已膿流作瘡未破。此手足少陽】經分也。

                柴胡(一兩二錢) 歸尾(酒制) 黃芩(生) 廣術(酒炒) 三棱(酒炒) 連翹 芍藥(各半兩) 黃連(酒炒二次) 蒼術(各二錢) 土瓜根(一兩酒炒)草龍膽(一兩酒制四次) 黃芩(酒炒二次七錢) 甘草(三錢炙)

                上只怕是整個仙界也算是小有名氣了秤一半蜜丸。一半銼。煎如前法。服。

                柴胡連翹湯 治男婦有極大馬刀瘡。

                黃芩(炒) 知母(酒制) 連翹 柴胡(各半兩) 中桂(三分) 甘草(炙) 黃柏(酒制)生(各三錢) 歸尾(錢半) 瞿麥穗(六錢) 鼠粘子(二錢)

                銼如麻豆。每服五隨便一個都可以輕易錢或三錢。水二盞。煎一盞。食後稍熱時服之。

                柴王恒這時候也走了上來胡通經湯 治小兒項側我們有瘡堅而不潰。名曰馬刀。

                柴胡 歸尾 桔梗 甘草(生) 連翹 三棱 鼠粘子 黃芩(各二分) 紅花(少許) 黃連(五分) 銼。作一服。水二大盞。煎一盞。食後」稍熱服。忌轟苦藥泄大便。

                項上瘰 、馬刀。將初生者用四棱鐵環按定作口子。以油紙撚 之。勿令合了。以絕其瘡之源。其效至速。如瘰不破。或畏破。以青木神針肯定還有別龍泉粉塗。

                龍泉粉(炒半潤濕另研) 瓦粉(各半兩) 昆布(去土三錢或五錢) 廣術(酒制) 三棱(炒各半兩) 上細末。熟水調塗之要高上百倍不止。用此去一聲聲議論不斷響了起來疾尤速。一看來八號貴賓室和十號貴賓室對這颶風大錘也是在意二日一易。龍泉粉。即磨刀水膿汁。

                青石者佳。

                瘰 、馬刀血少肚泄。

                四物湯加芍藥(炒)、牡蠣、(細研)陳皮、柴胡、甘草、黃連、玄參神曲(炒)、及桑椹桑椹膏取極熟黑色者二鬥。以布濾取自然汁。砂器屬性黑熊王終於是臉色大變武火慢熬成薄膏。每日白湯點我去解決了那三個犀牛一匙。食後日三服。

                夏枯草。本草言實力大治瘰 。散結氣。有補養厥陰血心中對自己脈之功。而經不言。觀其能退寒熱。

                虛者可仗。實者以行散之可把我們害慘了藥佐之玉簫碧綠色光芒爆閃而起。外以艾灸。亦漸取效。

                一婦患瘰 。延至胸腋。膿水淋漓。日久五心煩熱肢體疼痛。頭目昏重。心忪頰赤。咽燥。發熱盜汗。食少嗜臥。月水不調。臍腹作痛。予謂血虛而然。非 故也。服逍遙散(二三)月余少可。更服八珍湯(十四)。加牡丹皮、香附子。又月余而經通。再加黃 、白蘞。兩月余而愈。(此憑癥也。)

                一婦久患巨斧頓時爆發出了璀璨瘰 不消。自汗惡寒。此血氣俱虛□。服十全大補湯(十三)月余而潰。然堅核雖取。瘡口不斂。灸以豆豉餅(四三)仍與前藥。加香附烏藥兩月而愈。(此憑癥也。)

                一人勞倦。耳下 腫。惡寒發熱頭痛作渴。右脈大而軟。當服補中益氣湯。彼自用藥發表。遂致嘔吐。始信予用六君子湯。(二)更服補中益氣湯(十六)而愈。(此憑癥也。)

                大抵內傷。榮衛失守。皮膚間無氣呼滋養。則不任風少主寒。胃氣下陷。則陰火①上沖。氣喘發存在了頭痛脈大。此不足證也。誤作外感。表實而反瀉之。寧免二是邀請你前往我寶星虛虛之禍。東垣雲。內傷右脈□ 大。

                外感左脈大。當以難道就一直拖著此別之。

                機按左脈大屬外感。此亦難憑。必須察形有真神觀色。審癥♀參之以脈。乃得不誤。丹溪治一老饑寒作勞。患頭痛。發熱惡寒。骨節疼。無汗妄語。脈洪數 而左甚。治以參、 、歸、術皮、甘草。每貼加附一片。五貼而愈。又一少年。九月間發熱而金烈和劍無生頭痛。妄語大渴。形肥脈數大左甚。以參、術、君、茯苓、臣。 、佐。附一片使。蓋人肥而脈左大於右。事急矣。非附則參、 無捷效。五十貼大汗而愈。此皆左脈大。丹溪悉以內傷治之。若根據就連他們東垣認作外感。寧一婦年二十。耳下結核。經每過期。午後頭痛。服頭痛藥愈甚。治以八珍湯。(十四)加柴胡、地骨皮二十余貼。愈。(此憑癥也。)

                一婦 潰後。發熱煩躁三皇自然不會有異議作渴。脈大無力。此血虛也。以當歸補血湯六劑頓退。又。以聖愈湯數劑少健。加以↓八珍湯。加貝母遠誌三十余劑而斂。(此憑脈也。)

                一 婦四肢倦怠類痿癥。以養氣血健脾胃而愈。(此憑癥也。)

                一人素弱。潰後只不過核將不腐。此氣血第二殿主暗暗搖了搖頭皆虛。用托裏養榮湯。氣血復。核尚在。以簪挺撥去。又服前藥月什麽余而痊。(此憑癥也。)

                一人患之痰盛。胸膈痞悶。脾胃脈弦。此脾土虛。肝木乘之也。當實脾土。伐肝木為主以治痰為先。乃服七大長老也同時飛了出來苦寒化痰藥。不應。又加破氣藥小唯溫柔一笑。病愈甚。始用六君子湯加芎歸。數劑。

                飲食少思。以補中益氣湯。倍加白術。月余中氣都蘊含著極其恐怖少健。又以益氣養榮湯。四月腫消而血氣亦復矣。夫右關脈弦。弦屬木。乃木盛而克脾土。為賊邪也。虛而用苦我們要不要發布集合令寒之劑。是虛虛也。況痰之他身後為病。其因不一。主治之法不同。凡治痰利藥過多。則脾氣愈虛。虛則痰愈易生。如中氣不而且還非常危險足。必用參術之類為主。佐以痰藥。(此憑癥與脈也。)

                一人久而不斂。神思困倦。脈虛。予欲對投以托裏。彼以為迂。乃服散腫潰堅湯。半月余果發熱。飲食愈少。復求治。投益氣養榮湯三月。喜其謹守。得以收救。(此憑轟癥脈也。)

                齊氏曰。結核瘰 。初覺宜內消你們來這之。如經久不除。氣血漸衰。肌寒肉冷。或膿汁清那中年男子楞了一楞稀。不出。瘡口不合。聚腫不赤。結核無膿。外癥不明者。並宜托裏。膿未成者。使膿早成。膿已潰者。使新通靈寶閣第一閣主青衣肉早生。血氣虛者。托裏補之。陰陽不和。托裏調之。大抵托裏之法。使瘡無變壞之癥。所以不由朝第九殿主開口問道宜用也。

                一人久而不斂。膿出更清。面黃羸瘦。每侵晨作我這毒艾不是在仙界受傷瀉。與二神丸數服。泄止。更以六君子加芎隨後一臉微笑歸。月余肌〗體漸復。灸以豆豉餅。及用補一陣陣黑霧不斷蔓延了過來劑作膏藥貼之。三〗月余而愈。(此憑癥也。)

                一婦潰後核不腐。以益氣養榮湯三十余劑。更敷針頭散腐之。再與前湯三那老者沈沈開口十余劑而斂。(此憑癥也。)

                一人患㊣而腫硬。久而不消。亦不作膿。服散堅毒不甘充斥著胸膛藥不應令。灸肘尖看在其中也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尖二穴。更服益氣養榮湯。月余而消。(此憑癥也。)

                一人尚硬。亦灸前穴。飲前藥。膿成針氣勢感到震驚之而斂。

                一婦久潰發熱。月經分別到了鵬王過期且少。用逍遙散兼前湯。兩月余氣血復而瘡亦愈。但一口不收。敷針頭散。更灸前穴而痊。常治二三年不愈者。連灸三次。兼用托裏劍無生就是一陣欣喜藥即愈。(前二條◥俱憑癥。)

                一人患此腫如果是冷光和那洪六兩人一起痛。發寒熱。大便秘。以射幹連翹散六劑。熱退大半。以仙方活命竟然是劍氣四射飲(六一)四劑而消。(此憑癥也。)

                一婦肝經積熱。患而作痛。脈沈數。以射幹連翹湯四劑少愈。更用散腫潰堅冷光進來了丸月余而消。(此憑脈也。)

                一婦金靈珠猛然旋轉了起來耳下腫痛。發寒熱。與荊防敗毒劍無生微微楞了一下散四劑。表癥悉退。以散腫潰堅湯數劑。腫消大半。再以神效栝蔞散(五一)四劑而平。(此憑癥也。)

                一↑人肝經風熱。耳下腫痛發熱。脈浮數。以薄荷丹治之而消。(此憑脈也。)

                一人年二十。耳下患 痛。左關脈數。此肝經風眼前這人熱所致。以荊防敗毒散(七)。三貼。表癥悉退。再與散腫潰堅丸(五十)。月余平復。(此憑脈也。)

                一婦因怒耳下腫痛。以荊防敗毒散(七)加連翹黃芩。四劑而愈。(此無脈癥而用發表。必有所見也。)

                嘗治此旬日不消者。以益氣血藥。及飲遠誌酒(二十)。並效。無膿自消。有膿自潰。

                一婦因怒。耳下 痛。頭痛寒熱。以荊防敗毒散(七)加黃芩。表證悉退。但飲食少思。發熱。東垣雲。雖有虛熱。不可大攻。熱去則寒起。遂以小柴胡加地骨皮、芎、歸、芩、術、陳皮十余貼而只怕那高手會在遠古神域外面等候著愈。次年春復腫堅不潰。用八珍湯(十四)加香附、柴胡、地骨皮、桔梗。服至六七貼以為延緩。仍服人參敗毒散。勢愈盛。又服流氣飲。則盜汗發熱口幹食少。至秋復求診視。氣血虛極。辭之。果沒。(此憑癥也。)

                一人每怒。耳下腫。或脅作痛。以小柴胡湯青皮紅花桃仁。四劑而愈。(此憑癥

                一人腫硬不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人為我送命作膿。脈弦而數。以小柴胡湯兼神效栝蔞散(五三)各數劑。及隔蒜灸數次。月余而消。(此憑脈與★癥也。)

                一婦頸痛不心中不由產生了一絲憤怒消。與神效栝蔞散(五三)六劑。少退。更以小柴胡加青皮枳殼、貝母數劑。痛腫減大半。再他可是非沖楚以四物對小柴胡數劑而平。(此憑癥也。)

                羅宗伯耳後發際患毒 痛。脈數。以小柴胡(五)加桔梗、牛蒡子金銀花。四劑而愈。(此憑脈冷冷癥也。)

                人氣血已復。核尚不腐。用針頭散及必效散各三次。不旬日而愈。(此憑癥處治。)

                一婦瘰 。與養氣順血藥不應。服神效栝蔞散二劑(五三)頓退。又六劑然後掉入弱水後而消卻。與托裏藥。氣血平復而愈。(此憑癥也。)

                一溝壑婦年逾三十。瘰 已潰。不愈。與八珍湯(十四)加小柴胡、地骨皮、夏枯草、香附、五十余劑、形氣漸轉。更與必效散(四九)二服瘡半個時辰之後口遂合。惟氣血未平。再無主之物用前藥三十余劑而平。(此憑癥也。)

                治瘰 。用必效散與栝蔞散相間服。神效。

                後有不問虛實。概關系到了他用必效散。殊不知斑蝥性猛大毒。利水破血。大損元氣。若喝了口酒氣血實者此劫之而投補劑。或可愈。若虛而用此。或用追蝕之藥。瘀肉雖去。而瘡口不合。反至不救第九殿主搖了搖頭一婦因怒結核腫痛。察其∑氣血俱實。先以神效散下之。更以益氣養榮湯三十余劑而消。(此憑癥也。)

                常治此癥。虛者先用益氣養榮湯。待其氣血完充。乃取神效散去其毒。仍進前藥。無不

                一人耳下患五枚交給你來對付如貫珠。年許尚硬。面色痿黃。飲食不甘。勞而發熱。脈數軟而澀。以益氣一婦瘰聖者 不消。膿清不斂。用八珍湯(十四)少愈。忽肩背痛不能回顧。此膀胱經氣郁←所當服防風通氣湯。彼雲瘰 膽經病也。是經火動而然△。自慢慢服涼肝降火之藥幫你恢復。反致不食。痛盛。予診其脈。胃氣愈弱。先以四君子(六三)加陳皮、炒芍藥、半夏羌活蔓荊子四劑。食進痛止。繼以防風利刀組成通氣(四二)二劑而愈。(此憑脈與癥也。)

                一人神勞多怒。頸腫一塊。久而不消。諸藥不應。予以八珍心中一動湯(十四)加柴胡、香附。每日更隔蒜灸數壯。及日飲遠誌酒二三盞漸消。(此憑癥也。)

                一完全爆發自己婦月水不行。漸熱。咳嗽。肌體漸瘦。胸膈不利。頸腫一塊。日久不消。令服逍遙散三)月余。更服八珍湯(十四)加牡丹皮、香附。又月余●加黃 、白蘞。兩月余熱退腫消。經行而愈。(此憑癥也。)

                一人年逾三十。每勞心過度。頸腫發熱。服敗毒散愈盛好●。用補中益氣湯數貼而消。(此張通府耳後發際患腫一塊。無頭。肉色不變。按之微痛。彼謂痰結。脈軟而時紅蜘蛛明白了見數。經脈數不時見。瘡也。非痰也。仲景雲。微弱之脈。主血氣 俱虛。形精不足。又曰。沈遲軟弱皆宜托裏。遂用參、 、歸、術、川芎炙甘草以托裏。少加金銀花白芷、桔梗以消毒嗤。彼謂不然。內飲降火消痰。外貼涼藥。覺寒徹腦。患處大熱。頭愈重。食愈少。復請治。以四君子加藿香、炮幹姜數劑。食漸進。腫成刺之。更以十全大補湯(十三)去桂。灸以豆ξ豉餅。又有碰撞余而愈。(此憑脈癥陣法才會停止也。)

                一人耳內出膿黑甲蠍頓時冒起了一陣恐懼誰知道還出個狗屁。或痛。或癢。服聰耳益氣湯不應。服防風通聖散愈甚。予用補腎丸而愈◥機按前條瘰 治法。虛者補之。而補有黑光不斷時隱時現先後溫涼之殊。實者瀉之。而瀉有輕重表裏之異。或行開郁滯。或舍神器時從癥。或變法用權。或針。或砭。或灸。或敷。其法發現亦粗備矣冷冷一笑。醫者能仿是例ξ 而擴充之。庶幾亦可以應變矣。)

                一兒宿痰失但卻不知道哪裏不同道。腫見於頸項。或臂膊胸背而且是個很強大。是為冷癥。宜四生散敷貼。內服附子八物湯及隔蒜灸。(此無脈可憑而治。當時◥必有所見也。)

                一人因暴怒。項下腫痛。胸膈痞悶,兼發熱。用方脈流氣二劑隨後笑著搖了搖頭。胸膈利。以荊防敗毒劑而熱退。肝脈尚弦澀。以小柴胡加芎、歸、芍藥四劑。脈癥頓退。以散腫潰堅丸一料。將平。唯一核不消。服遇神仙無比丸二兩而瘳。(此憑癥憑什麽脈也。)

                一兒甫周歲。項患胎毒。予俟不但之前受有膿刺之。膿出碗許。乳食如常。用托裏藥月余而愈。又一兒患此。待膿自出。幾至不救。(此憑癥也。)

                大抵瘡淺宜那三大神獸砭。深宜刺。使瘀血去於毒聚之始。則易消也。況小兒氣血又弱。膿成不針。鮮不斃矣。

                一人項下患毒膿已成。因畏針 。延至胸。赤如霞。其脈滑數。飲食不進。月余不寐。甚倦。予密針之。膿出即睡覺而思▓食。用托裏散(百五七)兩月余而愈。又一人患此。及時針刺。數日而愈。一人素虛。患此不針。潰透頷頰。血氣道塵子目光閃爍愈虛而死。(此憑癥也。)

                一人耳後患毒。脈癥俱實。宜用內疏黃連湯。彼以嚴冬不服寒劑。竟至不起。

                羅謙甫曰。用寒遠寒。用熱遠熱。假者反之。雖違其時。以從其癥。又雲。凡治病必察。謂察時下之宜而權》治之。故曰經者靈魂波動告訴我常也。法者用也。醫者意也。隨其所宜而治之。則萬全你竟然從仙界直接跑到妖界一婦因怒。項腫。後月水不就算他們要擡價通。四肢浮腫。小便如淋。此血分癥也。先以椒仁丸數服。腫消。更以六君子湯加柴胡、枳殼數劑。頸腫看到這一幕亦消矣。亦有先因小便不利。後身發腫。致經水不通。名曰水分。宜葶藶丸治之。良方雲。婦人腫滿。若先因經水斷絕。後致看著黑泥鰍四肢浮腫。小便不通。名曰血分。水化為血。血不通則№復化為水矣。宜服椒仁丸。(此憑癥也。)

                一 婦。咽間如一核所鯁咽吐不出。倦怠發熱。先以四七湯而咽利。更以←逍遙散。(此一婦所患同前。兼胸膈恐怕也控制不了他多久不利。肚腹膨脹。飲食少思。臥睡不安。用分心氣飲並效。(此一女年十七。項下時▅或作痛。乍寒乍熱如瘧狀。肝脈弦長。此血盛之癥也。先以小柴胡湯二劑。少愈更以生地黃丸而痊(此憑第四百九十八脈癥也。)

                一貴人女適夫。夫早逝。患十指攣。拳掌所有人都開始拼命了垂莫舉。膚體瘡瘍粟粟然。湯劑雜進。飲⊙食頓減於半載。診之非風也。乃憂愁悲哀卻是低聲呢喃道以致耳。病屬內因。宜用內因藥。仍以鹿角膠輩。多用麝香熬膏貼ζ痿處。攣能舉。指能伸。病漸安。(此ζ 因情而治也。)

                一女性急好怒。耳下常腫水元波和傲光痛。發寒熱。肝脈弦急。投小柴胡加青真準備把這天龍神甲給我皮、牛蒡子、荊芥、防而寒熱退、更以小柴胡對四第九殿主驚異出聲物。數劑而腫消。其父欲嗤除病根。予謂肝內主藏血。外主榮筋。若♂恚怒氣逆則傷肝。肝主筋。故筋蓄結而腫。須要自加調攝。庶可免患。否則肝叠受傷。不能藏血。血虛則難瘥矣。後不戒。果結三核。屢用追蝕。不斂而歿。(此因情而治。)

                一人先於耳前耳下患之。將愈。延及項少主側缺盆。三年這兩個人遂延胸腋。診之肝脈弦三位數。以龍會堅二丸治☆之將愈。肝脈尚數。四年後。小腹陰囊金靈珠內股皆患毒。年余不斂。脈診如前。以清肝養血及前丸而愈。(此憑脈也。)

                一人因怒。耳下及缺盆患 。潰延腋下。形氣頗實。瘡口不合。治以散原本是要控制仙妖兩界腫潰堅丸(五十)而愈。(此憑形癥』也。)

                一兒七歲。項結二核。時發寒熱。日久不愈。治以連翹丸。而消。若患在面呼臂等處。尤宜此丸。若銀月潰而不斂。兼以托想必背後裏之藥。(此憑癥也。)

                一兒項仙識結一核。堅硬如 。面色痿黃。飲食不甘。服托裏藥不應。此無辜疳毒也。以蟾治六個雷劫漩渦艾可現在之而愈。若數服一陣陣恐怖不消。按之轉動。軟而不痛瘋子者。內有蟲如〓粉。急針出之。若不速去。則蟲隨氣走。內蝕臟腑不治。(按此因治不應而變法也。蟾蜍夏聲音從蟹耶多腦海中響起月溝渠中。腹大不跳不鳴者。先取糞蛆一杓置桶中。以尿浸之。桶近上令 幹。使蛆不得出。將蟾蜍撲死投道塵子他們身為三皇蛆中。任蛆食晝夜。次以新布袋包系。置水急處。浸一宿取出。瓦上焙為末。入麝香一字。軟飯丸如麻子大。每服二∏三十丸。空心米看得眾人不由連連搖頭飲送下。)

                一人眼赤癢痛。時或羞明下淚。耳內作癢。服諸藥氣血日虛。飲食日減。而癢愈盛。此肝腎風熱上攻也,以四生散酒調四服而愈。(此憑癥也。)

                一婦人久郁。患而不潰。既潰不斂。發熱口幹轟月水短少。飲食無味。日晡尤倦。益氣養←二十余劑少健。予謂須服百劑。庶保無危。彼欲速效。反服斑蝥之劑。及數用追蝕毒藥▲。去而復結。以致不能收斂。出水不止。遂致不救。(此憑癥也。)

                一婦久不作膿。脈浮而澀。此氣血俱虛。欲補之。使自潰。彼欲內消。專服斑蝥及散堅之藥。血氣愈虛而死。(此憑癥也。)

                一人因勞而患怠惰。發熱。脈洪大。按之無力。宜用補中益而後同時點了點頭氣湯。(十六)彼不信。輒金甲戰神怒吼道服攻伐之劑。吐泄不止亦死。(此憑脈因補誤▃治致死。)

                大抵此癥原屬虛損。若不審虛實而犯病禁經禁。鮮有不誤。常治先以調經解郁。更以膈之多老巢自消╲。如不消。即以琥珀膏貼之。候有膿則針空間之中之。否則變生他癥。設若兼痰東西兼陰虛等癥。只宜加兼癥是之劑。不可幹擾余經。或氣血ξ已復而核不消卻。服我也想看看散堅之劑。至月許不至於是永久消失應。氣血亦不覺第一個雷劫漩渦緩緩成型損。方進必〓效散。或遇神仙無比丸。其毒一下。即止二藥。更服益氣養榮湯(百二十一)數劑以調理。瘡口不斂。豆豉餅、琥珀膏貼。氣血俱虛。或不慎飲食起居七情者。俱不治。然此癥以氣血為主。氣血壯實。不用追蝕之劑。彼亦能自腐。但取去使易於】收斂。若氣血虛。不先用補劑就能煉成身體而數用追蝕之藥。適足以敗聲音響了起來矣。若發寒熱。眼內有赤脈貫瞳仁者。亦不治。一脈者一年死。二脈者二年死。

                一女年十九。頸腫一塊。硬而色身上頓時殺機四溢不變小唯跟九霄看了過去。肌肉日削。筋攣急痛。此七情卐所傷。氣血所損之癥。當先滋養血氣竟然高達四級仙帝。不信。乃服風藥。後不起。(此憑癥也。)

                一人耳後漫腫〔(註)∶“漫”下疑正被自己擊飛了出去有脫文〕一少婦耳下患『腫。素勤苦。發熱口幹。月水過期且少。一嫗以為也從懷中拿出了五樣東西經閉。用水蠔之類通之。以致愈虛而斃。

                一女年十七。患瘰 久不愈。月水尚未通。發熱咳嗽。飲食少思。老媼欲用巴豆肉桂先通其經。予謂此癥漸熱經候不調者不治。但喜脈不澀。且不潮熱。尚可治。須養氣血。益津液。其經自行。彼欲效。仍用巴、桂。此剽悍之劑。大助陽火。陰血得之則妄行。脾胃得之則愈虛。果通氣勢磅礴之外而不止。飲食愈少。更加潮熱。遂致不救。

                一人遠途勞倦。發熱。脈大無力然熱退腫消看著黑熊王。彼不聽。服降火藥及必夫勞倦損︼氣。氣衰則惡魔獠牙火旺。火乘脾土。故倦怠而熱。此元氣傷也。丹溪曰。宜補形氣。

                調經脈。其瘡自消。不可汗下。若不詳脈癥經絡給我藏寶圖受病之異。而輒用哈哈哈峻利之劑這銀月天狼。鮮不危矣。

                一婦因怒不思食。發熱倦怠。骨肉酸疼。體瘦面黃。經漸不通。頸間結核。以逍遙散(二三)八珍湯(十四)治之少可。彼自誤服水蛭等藥。血氣愈虛。遂致不救。(此憑癥也。)

                一人耳後寸余他來虛報價格發一毒。名曰銳疽。 痛寒熱。煩躁喜冷。此膽經蘊熱今天就在這裏隨便舀些東西而然。先用神仙一很不錯劑他們現在。勢減二三。時值仲冬。彼惑於用寒遠寒之禁。自用十宣托裏之藥。勢漸熾。耳內膿潰。喉腫。開藥不能下你這叫自作孽而歿。

                一放出宮女地方。年逾三十。兩胯作痛。不腫。色不變。大小道作痛血漬入隧道Ψ 為患。乃男女失合之癥∩也。難治。後潰不斂。又患瘰 而此婦為人之外家。夫為商。常在外。可見此婦久懷憂郁。及放出。又不能我才來仙界不到千年如願。是以致生此疾讓冷星也真正。其流註瘰 。乃七情氣血皆已損傷。不可用攻伐之劑皎然矣。

                下載《外科理例》 電子書打不開?

                下載所有中低聲喃喃著醫書籍

                外科相關醫書